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奇香

小说:叩问仙道 作者:雨打青石
    狂风起。

    灵风含煞,销肌融骨。

    风煞所及,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刺耳的风声响彻天梯。

    八景观二位真人最先发觉不对,接着便见前方的风漩膨胀,同时天梯两侧浮起点点亮光。

    风烟迷幻,亮光模糊,隐约可见乃是一个个风笼,悬在半空。风笼不是实体,乃是铭刻在天梯的符印所化。

    狂风源源不断从风笼吹出来,瞬间封锁天梯,滚滚风煞狂卷,向中间合围,加上膨胀的风漩,他们被三面合围。

    再看后方,两排风笼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,怕是退也退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二位真人对视一眼,原地不动,鹤皋真人用力一握青罗宝伞,一霎时张开华盖,将他们罩在其中,旋即被风煞吞没。

    后面的秦桑则在飞退。

    异变初生,他第一反应便是保全自身,但风煞合拢的太快了,没能退出多远风阵便已成型,步入二位真人的后尘。

    诸无道和樊老魔乃是始作俑者,最是从容。

    阴玄风珠的威能差不多耗尽了,樊老魔果断收了神通,再看诸无道已经站起身,凌空描画出两张灵符,将其中一张打过来。

    樊老魔伸手接过,真元灌注,便见灵符点点消散,化作轻微的光芒覆盖全身,传来一股清凉之感。

    有这层微光隔绝,风阵的压力大降,樊老魔啧啧赞叹了两声,招呼诸无道快走。

    风阵激发之时。

    五行神禁内部。

    纷乱的九地元磁之中,一个婀娜的身影在虚空平躺,随着磁光漫无目的漂流,正是那位坤道。

    她跟踪毒王和怀隐大师,找不到动手的机会,无奈放弃。

    此时她双目紧闭,如秦桑所料,正在治疗这具身体的伤势。

    法袍被天雷击穿,肩头上的破洞还在,可伤口已经不见了,肌肤细腻,白嫩如雪,不见半分焦黑颜色。

    不过,胸前死印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死印几乎侵入内府,如附骨之疽,虽算不得致命伤,不难压制,但她能够感觉到死印带有一种诡异的气机,能够和主人产生联系。

    若带着死印,便会被死印的主人感知到方位,失去隐匿的能力。

    看不到坤道有什么动作,死印周围的精血却逐渐稀薄起来,纷纷回流,然后死印处的皮肤凹陷下去,死印像是一根毒刺,被一点点拔出来。

    每拔出一寸,便带出大片血丝。

    ‘噗!’

    死印彻底从体内抽离,砰然溃散。

    坤道的伤口蓦地收拢,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坤道眼皮微动,‘唰’地睁开眼睛,然后凭空消失,再出现时却是在云霞边缘,距离‘帝授’牌楼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她视野里,风阵影响的范围不仅限于天梯,整个帝授山南麓都刮起风煞,当然强弱有别,天梯是风阵中心。

    她直勾勾看着风阵,山上一应修士的位置皆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诸无道和樊老魔。

    位于天梯中段八景观两位真人和秦桑。

    已经进入牌楼,落后秦桑一步的苏子南。

    以及正向牌楼处靠拢的莫行道,和送怀隐大师返回,刚刚找到剑阵中枢,正要进来的毒王。

    八个人,每个都如此诱人,精纯且充沛的精元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让她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可是哪个都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山下倒是有容易猎杀的血食,可她还受到别的限制,不能远离帝授山,且脱离五行神禁会令她实力大损,只能等血食自行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在五行神禁内部,她是最强的,这么周全的布置都失败了,剩下的这些人里,恐怕哪一个都不次于大和尚。

    不论别的,毒王那只蛊虫便让她忌惮不已,恐惧源自这具身体。

    况且方才她已经暴露了,知情的人有了防备,偏偏她失手了,自己没有半分提升,此消彼长,局势对她更不利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游移,最后扫过莫行道,然后脱离云霞,身影再转虚无。

    山顶结界一部分是五行神禁之力交融外化。

    因结界特殊,这里不如五行神禁里有那么多杀招供她利用,但也能借用结界之力,比在外面强得多,至少还能做到隐匿。

    只不过山上其他阵禁与五行神禁没有关系,一旦她做出什么动作,无法做到像五行神禁里那般隐蔽,很容易暴露行迹,被人识破。

    此时却不同了,天梯的风阵被诸无道激发,是再好不过的伪装,正好趁势而为。

    “风阵阻路,应能纠缠他们一段时间,足够我们开启无字玉璧。”

    诸无道边走扭头观望,虽看不分明,风声中传出阵阵波动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樊老魔怪笑,“为兄倒是没料到师弟这么大方,答应帮为兄起走无字玉璧,带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曲洋山一脉上承无相仙门遗泽,但在天昊楼休养生息多年,受宗门庇佑,岂能没有半分感念?师弟只求和师兄同观玉璧,另等有了仙殿消息,望师门能够传讯告知,”诸无道大义凛然道。

    听着诸无道冠冕堂皇的话,也不知信了多少,只道:“难得你还记得宗门培育之恩,等为兄把此宝送回师门,自会向于宗主为你表功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诸无道深施一礼,还要在说什么,神色忽然大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樊老魔也感觉到了异常,眼底闪过寒芒,目光幽幽,死死盯着诸无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风煞深处传来隆隆响声,且声音不是来自一个方向,随着这些响声,原本正常运转的风阵发生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‘轰!’

    风煞怒号,瞬间狂暴了十几倍。

    在惊人的风煞冲击之下,他们身上的护体灵符明灭不定,像是落入飓风里的衣衫,剧烈摆动,随时可能被撕裂。

    一旦灵符破碎,他们的处境将变得和其他人差不多,岂不成了作茧自缚?

    樊老魔强压怒气,冷声质问:“诸师弟,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诸无道一语不发,站在原地,目光转来转去,神识全力摊开,感应风阵里气机变化,神情凝重道:“天梯的风阵可能不是孤立的,不知又触动了什么阵禁,如今恐怕帝授山大半阵禁都被激发,虽不会直接威胁到天地,但诸阵余波汇聚到此,绝非等闲,风阵的威力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有些苦涩,连道几声莽撞,扭头却见樊老魔冷冷看着他,微微一怔,旋即明悟:“师兄你怀疑是我动的手脚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樊老魔的态度表露无疑。

    诸无道有苦难言,“我已经指心魔立誓,师兄还不信……入山以来,我们始终形影不离,若做什么,能瞒过师兄的法眼不成?”

    这也是樊老魔疑惑的,他对这位师弟戒心深重,盯紧诸无道每一个动作,确定没什么疏漏。

    看得出,诸无道之前摸索着开启风阵,是真的不熟悉,不像装模作样。

    诸无道若对帝授山了如指掌,能在他眼皮底下悄无声息引动别处的阵禁,何须再请他助拳,一人便能将群雄挡在山下。

    听其言,观其行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樊老魔却也不好当面发难,哼道:“废话少说!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诸无道点了下头,不再纠结,二人都使出全力,向上飞遁。

    风煞威力飙升,护体灵符风雨飘摇,很快便碎了,诸无道早有准备,立刻用新的灵符补上,但他要护持两人,灵符碎裂的速度越来越快,明显要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及至最后,失去护体灵符,二人一个晃神的功夫,便发现脚下的天梯消失了,风阵不知又勾连了哪处灵阵,又多了新的变化,将他们挪移到未知的地方。

    二人环目一扫,透过风煞,隐约看到几座雅致的茅庐,名唤心庐。

    樊老魔之前从诸无道口中问出帝授山的大致布局,稍作推算,知道心庐是供无相仙门修士梳理心性的地方,离他们之前的位置不远,可见挪移的距离是有限度的,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樊老魔鼻端抽动了一下,疑惑道:“什么香味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什么香味?

    秦桑也嗅到了一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也一样被挪移出了天梯,可惜无人为他指路,不清楚现在所处的位置,周围被无处不在的风煞填满。

    “这算不算殃及池鱼?”

    秦桑暗暗苦笑,风阵应不是坤道的手笔,想必是诸无道激发的,他们也受到牵连。至于坤道会不会浑水摸鱼,就很难说了。

    金沉剑倒悬头顶。

    秦桑暗暗戒备,默默催动天目神通,寻找出路时,不料火玉蜈蚣又出现感应。

    尽管这次的感应也很微弱,但目标前所未有的明确,指向他左前方。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这一次火玉蜈蚣的感知不再是捉摸不定,对方速度虽也不慢,却是遵循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应该就是那名坤道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很可能是脱离了无处不在的五行神禁,导致她失去了挪移的神通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秦桑神色微动,这无疑是一个大好机会,若能擒住坤道,逼问出她用的什么手段,所有麻烦迎刃而解,他也能这里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他不再迟疑,循着火玉蜈蚣的感应,向坤道靠近。

    当然他的表现不会这么明显,途中时不时变一变方向,或者停顿一下,故作沉思。

    风阵变幻莫测,但有坤道作为指引,秦桑不必耗费心神在这上面,虽故意走了许多弯路,却是离坤道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嗅到了香气。

    香气很淡,像是草木清香,若有若无,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书兰阁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shulang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别逼我当嗲精免费阅读 那年华娱最新章节 仙子,请听我解释最新章节 这个演员刑啊最新章节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天涯小说 精彩阅读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免费阅读 安笙文学网 我真没想空手重生啊!最新章节 放纵阁 凉城阁 漫威逆转金刚狼最新章节